• <progress id="mnlw4"></progress>
    <button id="mnlw4"></button>
    1. <dd id="mnlw4"></dd>
      <button id="mnlw4"></button>

      <em id="mnlw4"></em>

        你的位置: 首頁 > 祁燁安藍

        祁燁安藍在線閱讀 祁燁安藍

          “師傅?!?br>
          沈渡看起來頗為恭敬的對著老和尚拱手,轉而目光看向燕王,再度稱呼朱棣王爺,這倒是讓朱棣剛才的糟糕心情瞬間就好了很多。

          “剛才那場打得不錯,倒是沒給你師傅丟人!”

          老和尚笑呵呵的過來沖著沈渡說道,臉上的笑容明顯看起來不像是假的。

          “多虧了師傅教的好?!?br>
          沈渡恭敬的回應了一聲,讓他說出來這樣的話的確是有些為難了,只不過現在朱棣在身邊,老和尚雖然是臉皮厚,可關鍵時候也是要面子的,沈渡自然是明白,兩句話就給老和尚說的眉開眼笑心情極為舒暢。

          “呵呵,臭小子倒是學會油嘴滑舌了!”

          老和尚笑瞇瞇的示意沈渡和兩人一同往外走,朱棣在三人之中算得上是地位最高的,因此走在前面,沈渡跟在老和尚的身后,只聽得老和尚上來就出聲說道:“過幾日需要你幫王爺一個小忙?!?br>
          “說什么幫忙,王爺有需求盡管吩咐就是?!?br>
          沈渡詫異的看了一眼老和尚,旋即立刻反應了過來,再度沖著朱棣出聲,當下就讓朱棣臉上的陰霾消散了大半。

          “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過幾日北平布政使張昺回來王府一趟,這張昺是建文帝手下的將領,素來與我不和,到時候若是發生了不快……”

          朱棣話語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轉而站住了腳步看向沈渡:“到時候就需要你出手了?!?br>
          沈渡并沒有一口答應下來,反倒是直接問道:“那張昺實力如何?”

          “最差也是個升云境,之前展露出來的是這個家伙擅長使用長槍,體術很好,拳腳功夫絕非是一般人可以敵過的?!?br>
          老和尚代替朱棣回答了一波,轉而繼續慢悠悠的出聲道:“那張昺身旁還有兩個高手,一個升云境二階一個升云境三階,其身份是朝廷的錦衣衛,到時候處理張昺必定會與之交手,你做好準備便是?!?br>
          “這是你師傅專門引薦你來的?!?br>
          朱棣此時出聲,倒是看到沈渡神色怪異。

          “師傅,有點太過了吧?”

          沈渡不覺得突然多出來三個升云境有什么突兀,反倒是目光炯炯的看向老和尚:“一次讓我打三個升云境,這是擔心你徒弟活的比你命長是吧?”

          老和尚差點沒被嗆著,沈渡當著朱棣的面直接來一句這個當下就讓他沒反應過來,猛咳了幾下剛想呵斥沈渡一波,卻是聽到了朱棣在一旁哈哈大笑起來。

          “本王也是沒想到,你這徒弟說話竟然如此直接!”

          朱棣之前所有的不快當下就一掃而去,老和尚在自己徒弟沈渡面前吃癟的模樣讓他竟然有種異樣的痛快感,此時也是忍不住出聲幸災樂禍起來。

          老和尚無奈的很,可這一次明顯是沈渡一句話給他整的有些意外,加上這件事還真被沈渡說中了,他的確是在坑自己的徒弟。這就導致道衍老和尚調整了好一會才出聲繼續道:“放心,憑著你的實力,這三個人加起來也不會是你的對手!”

          沈渡倒是沒繼續出聲,自己現在也的確是有斬殺升云境三階高手的實力,到時候憑著他的戰斗力,來兩個升云境二階的人完全不夠看,領悟了劍意之后,斬一個升云境三階也不在話下!

          可現在的問題卻不是能否斬三階,而是接下來沈渡要面對的分明是三個升云境!

          以一敵三!

          其中還有一個是升云境三階的頂尖高手!

          “師傅還真是看得起我?!?br>
          沈渡攤手裝作是無奈的出聲道:“以一敵三也就罷了,里面還有三階這般的高手,我如何打得過?”

          “臭小子裝的倒是挺像!”

          老和尚哼了一聲,盯著沈渡出聲道:“老衲說你能做成就肯定能做成,我還不知道你的實力?前幾日的時候領悟的劍意現在都已經達到了氣劍的程度,殺一個升云境同品階的如同是切菜!”

          轉而似乎意識到了自己的語氣太重,老和尚又是苦口婆心的勸道:“你放心,殺掉布政使張昺以及他身邊的那幾個人之后,王爺絕對不會虧待你!之前許的這些獎賞不提,往后等到王爺榮登大寶,你想要個爵位都是一句話的事情!”

          朱棣自然是滿口答應,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對于他而言簡直用起來太爽不過,隨口一提便是,至于日后能不能成……日后他若是登上了皇位,誰還能找他去要這些東西不成?

          哪怕是日后不成,朱棣最終的下場最差也是被貶為庶人,到時候這些東西更是不用提了。

          “你拿的這把劍……”

          朱棣此時認出來了沈渡手中的長劍,只是一時間還有些不太敢確定是不是自己大兒子朱高熾的璃龍劍,不由的神色怪異:“可是朱高熾給你的?”

          “不錯,正是世子殿下贈予在下的?!?br>
          沈渡收起了心神,沖著朱棣點了點頭。

          “本王的大兒子雖然是體型胖了點,可倒是比其他幾個人要多了不少的心眼。這太祖皇帝賜予這些皇子皇孫的寶劍竟然都可以賜給別人了?!?br>
          朱棣說話不知道到底什么情緒,此時說完便不再關注這些,轉而好奇起來沈渡的武學品階現在到底是多少。

          “不才,只是個升云境一階?!?br>
          沈渡倒是沒扯謊,他現在的武學品階只有一階,老和尚比他要高上四個段,實實在在的妖孽!

          “如此年輕便已經擁有了升云境的實力,著實不錯……只是那張昺和其身旁的人都是升云境二階三階的存在,憑著你一人可以拿得下?”

          朱棣還是極為不放心,沈渡給他的感覺就是太年輕了,年輕到讓他覺得事情都有些不穩妥,縱然是身旁的老和尚收他為徒還給他當了保證,憑著朱棣多疑且謹慎的性格,最終還是要問詢一番的。

          “既然老……師傅都已經這樣說了,那么在下也就只能接受了?!?br>
          沈渡笑著出聲道:“只是不知道到時候王爺準備了多少人?”

          “你想要多少?”

          朱棣冷聲道,“我手下的人不多,內衛還占據了一大半,剩下的多半是些軍營中的死忠……”

          “多了我倒是不要?!?br>
          沈渡輕笑著一句話打消了燕王的顧慮,出聲道:“我只要一支內衛就行,我要最少十二個怒濤境二階往上的高手,陳武節到時候歸于我統帥,他們負責的事情很簡單,到時候牽制住三人中的一人,若是不行最差也是需要將張昺帶來的那些親兵收拾掉?!?br>
          “至于張昺以及身旁的人,便交給在下來便可?!?br>
          朱棣當下便是一口答應了下來,陳武節這個統帥加上十二個怒濤境二階往上的高手他從內衛之中還是可以抽調出來的,只是沈渡提出來的要求竟然是不要多的反倒是讓朱棣有些意外。

          “這幾日你就不要再住在自己原來的指揮使房子了,你跟本王一同住在主院,到時候一旦出事也好馳援?!?br>
          “但憑吩咐?!?br>
          ……

          兩個人高高興興的走,沈渡盯著兩個人的背影多看了幾眼之后這才轉身回到了比武場地,剛剛進院便看到一個人迎著自己走了過來。

          “沈渡???”

          迎面走來的人個頭明顯是比旁人要高上一頭,臉上飽經滄桑的模樣讓沈渡一眼便認出來了這個家伙的身份,他竟然是當初自己在黑石的搭檔——高勝!

          這個家伙當初攢了銀子準備離開黑石被小隊指揮所威脅,沈渡干脆幫助其一塊殺了小隊指揮齊勇,這才讓高勝安穩的退出了黑石,接下來沈渡倒是也沒有再和他有過聯系,沒成想今日他竟然在燕王府這個黑石本部見到了退出黑石許久的高勝!

          沈渡驚詫了一下,旋即拉著這個興奮不已的高勝閃身就到了沒人注意的圍墻邊沿,盯著這個幾乎是沒有什么太大變化的家伙低聲道:“你瘋了???”

          “咋……咋了?”

          大高個此時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猛然看到沈渡滿臉的謹慎也是有些小慌張:“出什么事了嗎?”

          “你怎么會來這里?”

          沈渡正色道,“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嗎?燕王府!”

          大高個趕緊是出聲:“我當是什么呢,我知道這里是燕王府啊,這不是王府里面舉辦了一個比武大會嗎?我尋思著我就加入進來混個銀子啥的……”

          “這里不僅是燕王府,還是黑石總部!”

          沈渡話語此時才說完,他盯著面前的大高個,注意到了這個魁梧的高個臉色從驚恐變為大驚失色直到慘白一片,整個人最終甚至是連帶著腳都站不穩當,他靠著墻壁大口的喘著粗氣,轉身就要往外走。

          “你去哪?”

          “我逃!”

          大高個此時是一聽黑石就兩股戰戰,而當他知曉了燕王府就是所謂的黑石組織的總部之后,整個人在一瞬間就被嚇的再也待不住了,幾乎是想要在瞬間就從這里逃走!

          “你能逃到什么地方去?”

          沈渡看著大高個的動作只覺得有些搞笑,可他卻是絲毫笑不出來:“這個比武大會已經被燕王嚴密監控了起來,參賽中的那些人很多都是心懷不軌的存在,錦衣衛密探也混跡其中,到時候極有可能會在比賽結束之后進行清算?!?br>
          “你覺得自己能夠逃出去嗎?”

          “那……那怎么辦!”

          高勝深吸了一口氣,沈渡所說的不錯,燕王府這一次給所有的參賽選手準備的東西極為豐盛,不僅是有各類的吃穿服侍,連帶著需求也一并滿足了,有些人甚至是來王府幾日就差點被府內的歌妓掏空了身體!

          最終的目的其實只有一個,那就是不讓他們這群人輕易離開!

          高勝想到了這一點和沈渡說的完全不錯,轉身就要給沈渡跪下,卻是被沈渡直接抬手就用真氣擋著沒讓他跪下來。

          “你是我當初的搭檔,當初對我也算是不錯,于情于理我都應該救你?!?br>
          沈渡嘆了口氣說道:“高個,你不應該摻和這種事情的,這點小便宜你也貪圖,當初如何從黑石之中逃出來的事情你怕是忘記了?!?br>
          “只不過現在不同于以往了,我現在是黑石的高級成員之一,加上之前知曉你我事情的人已經永遠的閉上了嘴,你倒是沒有那么危險?!?br>
          “這幾個月的時間,你到底都經歷了什么?”

          高勝眼中重新閃爍起了光芒,慌不疊的出聲道:“我也實在是沒想到會這樣,哎!我當初從黑石之中出來身上帶著的那些銀子被一個江湖騙子給騙走了,我恨極了,去找那個江湖騙子,發現人家早就沒了身影!我砸了人家的鋪子,被當地的衙門一路追捕,我一路又躲又藏,安全一些了之后便在街上雜耍賣藝到了河北這邊,聽聞燕王府這邊舉辦了什么比武大會,參加就有銀子拿,能夠過了初賽就額外還有幾十兩銀子……”

          沈渡嘆息了一聲,他也著實沒想到幾個月的時間里,自己這個曾經的搭檔竟然變成了這一副模樣。

          只不過唯一讓沈渡覺得意外的是,這個高勝竟然在幾個月的時間里從平海境的實力突破到了怒濤境!

          當初高勝是平海境二階,沈渡本身才是個平海境一階,兩個人就憑這樣的實力竟然都敢于將齊勇那個平海境三階的小隊指揮使聯手干掉,足以證明兩人在某點上出奇的達成了一致。

          “你日后跟著我好了?!?br>
          沈渡輕描淡寫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出聲道:“天下即將大亂,燕王起兵在即,到時候整個大明將不會有所謂安寧的地方,你跟在我身邊,我保你存活到安穩的那一天,只要聽我的,接下來的日子你將會有享不完的榮華富貴!”

          高勝還在糾結到底要不要加入,沈渡這邊卻是出聲:“這個比武大會你接下來就不要繼續參與了,危險性和隨機性太大,憑著你怒濤境的實力上去極有可能會被對手直接剿殺,加上比武大會本身就沒有限制不能殺掉對手,實力弱的上去就是送死?!?br>
          “嘩啦!”

          沈渡抬手便是一包碎銀子扔給了高勝,看也不看的就說道:“這些錢你先留著花?!?br>
          高勝干脆就直接感激涕零了起來。

          “沈兄弟,你真是我親兄弟!”

          “今后你說東我絕對不往西!”

          “我高勝今后就跟你了!”

        本文地址:祁燁安藍來源http://www.clipsmill.com/details?qyal.html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亚洲中文字幕无码第一区_少妇一区二区视频_高清国产美女一级a毛片录像在线_一级毛片真人实干
      1. <progress id="mnlw4"></progress>
        <button id="mnlw4"></button>
        1. <dd id="mnlw4"></dd>
          <button id="mnlw4"></button>

          <em id="mnlw4"></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