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mnlw4"></progress>
    <button id="mnlw4"></button>
    1. <dd id="mnlw4"></dd>
      <button id="mnlw4"></button>

      <em id="mnlw4"></em>

        你的位置: 首頁 > 金陵豈是池中物 閱讀全文

        金陵豈是池中物 閱讀全文在線閱讀 金陵豈是池中物 閱讀全文

          當汪洪濤將《我是歌手》的策劃展示ppt投影出來,那些不管是小聲嘀咕表現不滿的,還是那些心里有不滿但是沒有表現出來的,都安靜下來了。

          顧非做的ppt,將策劃里所有精華的重點內容全部摘出。

          成功吸引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我是歌手》特點一:是國內首檔實力歌手巔峰對決。

          《我是歌手》特點二:沒有故事、沒有煽情,只用音樂說話。

          《我是歌手》特點三:全齡化的受眾定位。

          這個ppt中,為這檔節目總結了六大特點, 徹底將此刻湘潭電視臺內參加會議的業界精英們征服了。

          晚上七點剛過。

          顧非得到汪洪濤的通知,說是臺里對他的這個策劃很滿意。

          有關《偽裝者》的播放版權購買事宜,現在就可以簽一個購買意向書了,等到最終的片子剪出來,確定了最終的集數,就可以正式按實際情況簽訂合約了。

          對自己提交的節目策劃含金量非常清楚的顧非,雖然心里知道很可能是這樣的一個結果。

          但是塵埃落定后,他還是松了一口氣。

          這兩家電視臺, 都是比較主流的電視臺。

          尤其湘潭臺, 可以稱得上是穩坐國內各地電視臺的頭把交椅。

          兩家電視臺播出和一個網絡平臺跟播,足夠《偽裝者》打響“頭炮”了。

          也可以說是為了后續的輪播版權出售也打好了基礎。

          心情舒暢的顧非拿出手機,想給林瑾打個電話分享一下自己的喜悅,不過想起來林瑾之前說的,現在她很可能正在參加綜藝節目的錄制。

          打電話給她估計也不能接,轉而打開了微信界面。

          發了幾段話過去。

          林瑾去錄制的這檔節目,是一個汪洪濤嘴里“爛大街”的唱歌類音樂節目。

          她前陣子一直在預熱新歌《后來》,為了增加熱度,她接受了這檔節目的邀請,過去當特邀嘉賓。

          因為官宣事件,后來又不希望她過去參加的也是這個節目。

          一開始林瑾對這個節目有抵觸情緒。

          不過那天顧非和林瑾談心時,林瑾內心里釋然了。

          “既然簽了合約,就肯定要參加這檔綜藝節目的錄制?!?br>
          那天顧非勸說道:“與其消極面對,不如將其當做展現自己實力與魅力的舞臺?!?br>
          現在有很多人,是因為影視作品才關注到林瑾,并且只以為林瑾演技好,長得漂亮有氣質,所以才是一線明星。

          但實際上, 林瑾在演戲之前的老本行就是歌手。

          因為外形姣好、氣質清冷,才會唱而優則演。

          那唱功自是不必說。

          之前她為橙光娛樂工作的時候,那邊的詞曲作者為她量身打造了不少的歌曲。

          她也出過幾張專輯。

          但這其中,似乎缺少幾首膾炙人口、引人傳唱的歌曲。

          后來因為顧非這個優秀詞曲作者的出現。

          林瑾迎來了她歌收生涯的一個小高潮。

          現在你隨便去街上拉上一個路人,可能這人都能哼唱出幾句《漂洋過海來看你》或者《遇見》的歌詞。

          要不是因為在《后來》的歌曲預熱過程中,出了顧非和林瑾官宣的事情。

          天語公司那邊準備晚一點再發布林瑾的這首全新歌曲,要不林瑾的名字在歌壇,其實會更加有名一些。

          顧非給林瑾發過去信息后,拿著手機左等右等了許久。

          也沒有收到林瑾的回復。

          原本因為策劃通過,順利得到湘潭電視臺的臺、網雙播資格的喜悅心情,也變得有些悶悶不樂起來。

          最后顧非抱著手機,在床上沉沉的睡過去了。

          ……

          第二天一早,顧非很早就醒了。

          他的手機上還是沒有收到林瑾的回復。

          因為今天要去公司處理一些事情,到了公司以后,顧非發現公司的人一個個都喜氣洋洋的。

          隨便拉了個人打聽了一下。

          顧非才知道海城、湘潭兩家電視臺意向購買《偽裝者》首輪播放版權的事情,已經在公司內小范圍傳開了。

          靳小年見他來了,跟著他進了辦公室。

          跟他匯報了一下之前談好的一些合作廠商的情況。

          “嗯,這些都沒什么問題,你繼續跟進就行了?!?br>
          顧非也大概說了一下自己的安排。

          “《偽裝者》這邊的事我能做的努力,基本都做得差不多了?!?br>
          “接下來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全力籌備新電影的拍攝各項事宜?,F在那電影劇本已經送去總局審核了?!?br>
          靳小年聽到顧非說要拍電影,立刻有些愁眉苦臉起來。

          顧非見靳小年忽然聳拉起個臉,但自己好像也沒說錯什么話吧?

          開口便問道:“怎么了?我說我要全力籌備拍新電影,有什么問題嗎?”

          “老板,咱們賬上能動的錢,基本都投進《偽裝者》了…”

          顧非一愣,之前拍電影賺的錢都花得差不多了?

          不過他馬上在心里默默盤算了一番,倒也清楚了,這段時間以來巔峰影業一直都是在支出的狀態。

          人員的成本、公司日常運轉的成本。

          還有一部電視劇投資的大頭支出。

          然而卻一直沒有什么可觀的收入。

          除了公司的幾位簽約藝人出席一些活動還有代言的入賬,自己的一些代言、活動收入。

          再就是兩家電視臺打過來的電視劇播放版權的意向款。

          另外,這幾天應該還會有兩筆顧非給湘潭、海城兩家電視臺做節目策劃的入賬。

          除此以外就沒有什么額外的收入了。

          不過這些收入,對于一部新電影的拍攝來說,還是有些杯水車薪了。

          兩家電視臺購買播放版權的事情雖然已經定下來了,但是那并不是正式的簽約。

          所以,《偽裝者》到目前為止,全部都是在花錢。

          估計一直到跟兩家電視臺正式簽約前,《偽裝者》將會一直是一個“吃錢”的怪獸。

          后續的剪接、配音等等都是需要花錢的。

          賬上還必須留出一些資金,以備不時之需。

          差錢??!

          “電影的劇本審核下來之后,是一定要抓緊拍的,動作快的話沒準可以趕上明年的春節檔?!?br>
          顧非沉吟了一會道:“至于錢,我會想辦法的?!?br>
          靳小年嗯了一聲,便走出了顧非的辦公室。

          她有些好奇,不知道顧非能有什么辦法湊齊拍電影需要的錢來。

          其實坐在辦公室自己的那把軟椅里面的顧非摸著頭想了很久,最后也沒想出什么辦法來。

          但是他在某一刻釋然了。

          當時他拍攝《夏洛特煩惱》的時候,境況遠不如現在。

          當時的他,用一無所有來比喻都毫不過分。

          不也拍出來了一部票房冠軍?

          而且,現在他可不是當時的那個“窮小子”了。

          辦法總比困難多。

          活人總不能讓尿給憋死。

          沒有再繼續想太多,顧非進入了工作狀態。

          除了資金的問題以外。

          這部新電影,還有好多問題急需解決。

          比如拍攝場地的選擇、一些演員的選擇等等。

          到了晚上的下班時間。

          巔峰影業的職工都陸陸續續的收拾東西,三五成群的準備下班了。

          他們在路過顧非辦公室時,還能看到他辦公室的燈光順著百葉窗的縫隙透過玻璃。

          “老板也太敬業了?!?br>
          ……

          顧非關上辦公室的燈,準備離開公司的時候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

          已經快8點了。

          依舊沒有收到林瑾的任何信息回復。

          邊玩公司門口走,顧非邊給林瑾的對話框輸入了一些文字。

          剛走到公司門口。

          正在思考著“林瑾現在究竟有多忙,連條消息都回不了”的顧非,目光忽然定住。

          他楞了一下。

          門口的這輛車,不是林瑾的車嗎?

          因為一天加一夜都沒有收到林瑾的消息,再加上對著電腦忙活了一天。

          眼花了?

          顧非走近一點,再定睛細看那車牌號。

          這個車牌號顧非是記得的,的確是林瑾的車牌號。

          但她這幾天,明明應該都在海城忙著錄制節目還有天語公司的一堆事情,不可能回來???

          不過他念頭一轉,這車很有可能是林瑾給靳小年開了。

          也不對,公司一個人都沒有了,靳小年應該早就下班了。

          正在琢磨林瑾的車怎么忽然出現在公司門口時。

          車窗忽然降了下來。

          一雙藏著笑意的炯炯美眸正對上顧非有些茫然的眼睛。

          “你終于下班了?!?br>
          真的是林瑾。

          “你怎么來了?”顧非驚道。

          林瑾放下了手中的手機。

          用手拍了拍副駕駛的座位,示意他先上車,別一直在外面傻站著。

          打開副駕駛車門,顧非坐上車。

          把車窗升上去,道:“你現在不是應該在海城忙著錄制綜藝嗎,怎么回來了?”

          可能因為車窗升上去了后,車內相當于一個小型的密閉空間。

          顧非說著話,慢慢感受到車內有一股好聞又清爽的花果香味。

          林瑾噴香水了?

          “錄制完了?!?br>
          “這么快就結束了?只錄一期節目?”

          林瑾搖了搖頭,并伸出三根手指,表示一共要錄三期節目。

          “總共三期,計劃在一周內錄制完?!?br>
          隨著林瑾的動作,那股花果香味更加清晰地撲入他的鼻中。

          她真的噴了香水。

          “之前怎么都不回我信息?”

          “想回來給你一個驚喜?!?br>
          “那你還要趕回去嗎?”

          “嗯,準備待上大半天吧,明天下午回去?!?br>
          “太折騰了?!鳖櫡歉锌痪?。

          這一來一回,光是路上奔波的時間就不短了。

          林瑾抿抿嘴唇,搖搖頭:“不折騰,有點想家了?!?br>
          顧非笑道:“真是想家了?”

          頗有些嬌嗔意味地白了他一眼,林瑾別過頭望向駕駛位左邊的窗外。

          聲音細微道:“那不然呢?”

          他的嘴角浮上一絲笑意。

          “我有記得想你?!?br>
          ……

          坐在副駕駛位置的顧非摸了摸自己空空的肚子,問林瑾:“吃飯了嗎?”

          “沒有呢?!?br>
          “那我們找個地方吃個飯,然后把那天沒有看的電影補上怎么樣?”

          點了點頭,林瑾發動了汽車。

          “我這個記性什么時候能好一點!”

          正念叨著自己丟三落四的靳小年趕回公司,要拿一份晚上要用但是下班時候忘了帶回去的文件。

          正好兩個人剛開車離去。

          被靳小年看見了個車屁股。

          “嗯???”

          “這不是姐姐的車嗎?”

          靳小年看著那已經走遠的車尾巴有些奇怪地念叨著。

          可是姐姐不是去海城忙工作去了嗎?

          難道…車給姐夫開了?

          不對啊,姐夫自己明明有車???

          而且剛才下班走的時候,停車場也沒看見姐姐的車???

          那這是?

          她連忙掏出手機往家里打了個電話。

          白荷花接的電話。

          “小年啊,晚上吃飯了嗎?要不要回家吃飯???”

          “吃過飯了。白阿姨,您看見我姐了嗎?我姐是不是回來了?”

          “是回來了呀,小弦一進門就說想家了所以臨時回來看看,說是明天下午又要走,不過她四五點鐘的時候說要去你們公司找你,怎么你沒見到她嗎?”

          “見到了,見到了車?!?br>
          “什么?”

          “沒事白阿姨,我先掛了,周末回去吃您做的好吃的?!?br>
          靳小年掛斷了電話,看向車子離去的方向。

          車子早不知道開到哪里去了。

          這兩個人,也不知道上哪快活去了。

          “呸!”

          靳小年氣呼呼的朝著車子遠去的方向呸了一口。

          自家姐姐居然還說想家?

          想的是家還是什么人,自己心里沒點數嗎?

          ……

          林瑾開著車,顧非在一邊看著電影票軟件里的電影時間。

          發現離這里車程最近的電影院的最晚場時間,距離現在也不到一個小時了。

          而且就算是車程最近的電影院,也需要二十多分鐘才能到。

          那就是說,留給兩個人吃飯的時間滿打滿算也就半個小時。

          “那個…”

          “嗯?”

          “好像吃飯的時間不太夠了…”

          “要不買兩桶爆米花?”

          二人一拍即合,決定拿爆米花當飯吃。

          到了電影院,顧非去電影機上取了電影票后,又去柜臺買了份豪華雙人套餐。

          里面包括兩瓶果汁,一大包薯片以及一大桶爆米花。

          坐在外面等候電影開場的時候,顧非和林瑾兩個人都有些不真實感。

          上次顧非想帶林瑾去看電影,但是當時林瑾因為覺得目前對顧非最重要的事,是要趕緊把與湘潭電視臺做為交換的節目策劃做好。

          所以上次雖然她也很想看電影。

          但還是拒絕了這場浪漫,說“先欠著”。

          沒想到這也才幾天的光景,顧非已經順利拿到了湘潭電視臺的播出機會。

          兩個人也終于可以一起浪漫地看一場電影了。

        本文地址:金陵豈是池中物 閱讀全文來源http://www.clipsmill.com/details?jlqsczwydqw.html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亚洲中文字幕无码第一区_少妇一区二区视频_高清国产美女一级a毛片录像在线_一级毛片真人实干
      1. <progress id="mnlw4"></progress>
        <button id="mnlw4"></button>
        1. <dd id="mnlw4"></dd>
          <button id="mnlw4"></button>

          <em id="mnlw4"></em>